详细介绍

党建信息(2017第5期,总第48期)

浏览次数: 日期:2017-06-01

建 信 息

5总第48期)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刊】

烟渔公司党群工作部编发                                                                   2017531    

 

2017年,你不可不知的6个党史国史纪念日

2017年有6个重要而特殊的党史国史纪念日,凝结着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共同记忆。

邓小平同志。(资料图片)

    1、2017年2月19日 邓小平逝世20周年

    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当天,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发出《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指出邓小平是我党我军我国各族人民公认的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者。

    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形成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开辟了中国改革开放和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他在这个会议上对中国共产党政策的历史转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邓小平所倡导的改革开放及“一国两制”方针政策,改变了20世纪后期的中国,也影响了世界。

    2014年8月20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信念坚定,是邓小平同志一生最鲜明的政治品格,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挺起的精神脊梁;热爱人民,是邓小平同志一生最深厚的情感寄托,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坚守的力量源泉;实事求是,是邓小平同志一生最重要的思想特点,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遵循的思想方法;开拓创新,是邓小平同志一生最鲜明的领导风范,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具有的历史担当;战略思维,是邓小平同志一生最恢宏的革命气度,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树立的思维方式;坦荡无私,是邓小平同志一生最光辉的人格魅力,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锤炼的品质修养。

1997年7月1日凌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会场。(资料图片)

    2、2017年7月1日 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

    1997年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5楼大会堂举行。7月1日零时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队奏起雄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一起徐徐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经历了百年沧桑的香港回归祖国,标志着香港同胞从此成为祖国这块土地上的真正主人,香港的发展从此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香港回归祖国是彪炳中华民族史册的伟大业绩,也是上个世纪末具有重大国际影响的历史事件。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中央政府切实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严格按照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办事,坚定不移地维护香港繁荣稳定。

    2014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时强调,“一国两制”是国家的一项基本国策。不断推进“一国两制”事业,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符合国家根本利益和香港长远利益,也符合外来投资者利益。办好香港的事情,关键是要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维护基本法权威。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中央政府将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我们对祖国和香港的未来充满信心。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中29军官兵奋勇抵抗侵华日军。(资料图片)

    3、2017年7月7日 全民族抗战爆发80周年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以制造卢沟桥事变(又称七七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一部奋起抵抗,标志着全国抗战的开始。

    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号召中国军民团结起来,共同抵抗日本侵略者。全国各族各界人民热烈响应,抗日救亡运动空前高涨。

    中国抗日战争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抗击和牵制了日本陆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二以上,中国军民伤亡达3500多万人。经过8年的浴血奋战,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也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14年7月7日,在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之际,首都各界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隆重集会。习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中国人民对战争带来的苦难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纵观世界历史,依靠武力对外侵略扩张最终都是要失败的。这是历史规律。中国将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并且希望世界各国共同走和平发展道路,让和平的阳光永远普照人类生活的星球。

油画《南昌起义》。(资料图片)

    4、2017年8月1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1927年8月1日,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在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和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下,中国共产党所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等武装2万余人,在江西省南昌市举行了武装起义,占领了南昌。起义后保存下来的部队成为工农红军的骨干之一。

    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起点。

    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决定将8月1日确立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将此纪念日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

    5、2017年9月 邓小平理论提出20周年

    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正式提出邓小平理论这个科学的概念,并写入党章中,作为党的指导思想之一。

邓小平理论孕育于1975年的全面整顿的实践中,开始产生在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形成主题是在1982年党的十二大,构成理论轮廓是在1987年党的十三大,确立科学的理论体系是在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的重要谈话和党的十四大。

    党的十五大报告指出:邓小平理论之所以能够成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是因为:第一,邓小平理论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在新的实践基础上继承前人又突破成规,开拓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第二,邓小平理论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基本成果,抓住“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深刻地揭示社会主义的本质,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第三,邓小平理论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宽广眼界观察世界,对当今时代特征和总体国际形势,对世界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成败,发展中国家谋求发展的得失,发达国家发展的态势和矛盾,进行正确分析,作出了新的科学判断。第四,总起来说,邓小平理论形成了新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体系。

油画《井冈山会师》。(资料图片)

    6、2017年10月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90周年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经三湾改编后的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创建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28日,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和湘南起义的工农革命军来到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师。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建立,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为中国革命的中心工作完成从城市到农村的伟大战略转移,走上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开辟了新的道路。

    2016年2月2日,习总书记在瞻仰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时指出,井冈山时期留给我们最为宝贵的财富,就是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今天,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坚持坚定执着追理想、实事求是闯新路、艰苦奋斗攻难关、依靠群众求胜利,让井冈山精神放射出新的时代光芒。

             (资料来源:新华社;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上的今天、党史百科等)

 

延安整风时期干部的写笔记制度

2017年05月31日    来源:光明日报

 

  重视学习、善于学习是我们党的优秀品格,是我们党的宝贵历史经验和优良传统。延安时期,我们党明确强调“学习是共产党员的责任”,学习要与工作联系起来,要通过学习不断改进、提升工作。1941年5月起,我们党在以延安为中心的全党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深入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即延安整风运动。在整风运动中,为了提升党员干部学习的质量,避免夸夸其谈,真正达到“改造思想”“改造工作作风”的实效,实现推动革命事业向前发展的目的,写学习笔记成为一项重要的制度安排。

  一、写笔记制度的由来

  1937年11月底,陈云从新疆回到延安,在随即召开的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接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一职。1938年开始,陈云在中央组织部组织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了深入学习经典著作的精神,深刻领会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陈云提出了一整套学习办法,写笔记就是其中的重要一项。对于这一方法,陈云在《学习是共产党员的责任》一文中作了阐释:“读书要做笔记。这有两个好处,一是让你多读几次,一是逼着你聚精会神,认真思索,使你了解深刻些,而不像随便看过去那样模模糊糊。”(《陈云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89页)为了让写笔记要求落到实处,陈云还经常检查干部的笔记,看看是如何记的,如有不同意见还进行商榷。陈云组织的学习活动及其制度建设使干部养成了勤于学习、善于学习、坚持学习的理念,也为延安整风这场全党范围内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的展开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1942年2月1日和8日,毛泽东先后发表《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的演讲,全党普遍整风开始。鉴于之前在讨论中央关于增强党性和调查研究决定时,“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及行政领导机关很少有准备的有计划的组织”,4月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关于在延安讨论中央决定及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报告的决定》。其中规定:对既定学习文件,“必须逐件精读,逐件写笔记”(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3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364页)。对这一决定,中共中央西北局于4月14日制定《关于执行中央宣传部四月三日决定的计划》,18日向各地党委致信传达了“四三”决定精神。在贯彻执行的过程中,这一制度被层层细化,陕甘宁边区秘书处甚至提出“没有笔记没有发言权”的口号。写笔记从此成为干部理论学习的一项重要制度规定。

  “四三”决定中关于写笔记的规定虽然简短,却引发了毛泽东的高度重视和深刻认同。1942年4月20日,毛泽东在中央学习组会议上的报告《关于整顿三风》中对干部做笔记作了大段讲话。首先,写笔记是党的文件里规定的,是党的要求和纪律,必须执行,“身为党员,铁的纪律就非执行不可”,共产党的纪律是铁的,比孙行者头上套的金箍还厉害,还硬。其次,学习文件“是世界革命一百多年的经验的总结,是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中国革命二十年经验的总结”,在学习这些文件过程中只有写笔记,才能有思考,才能清楚。最后,任何人不能不遵守纪律,党内没有特殊人物,不管“文化人”还是“武化人”,“男人”还是“女人”,“新干部”还是“老干部”,“学校”还是“机关”,“首长”还是“班长、小组长”,“过去犯过错误的同志”还是“过去有功劳的”,都要写笔记(《毛泽东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16页)。毛泽东关于干部学习中写笔记的精彩论述,既强调了写笔记的客观需求,也讲出了党的纪律的一致性,该讲话由中央学习组迅速传遍全党,为大家所熟知。

   2、如何写好学习笔记

  记笔记这个新生的制度实施后,有的干部不知如何下笔,只能全文抄写或大段摘抄;有的干部咬文嚼字,空洞无物;有的干部只写空泛的赞美文件的词句,出现了庸俗化的倾向;有的将笔记写成文章,过于讲求前后连贯、字斟句酌,花费大量时间;有的单位在检查笔记的时候,甚至使用统计笔记的字数等机械且含有形式主义的方式方法。如何写好笔记成为当时大多单位、干部普遍面临的一个重要理论与现实问题。

  对于究竟如何写笔记,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作为党的喉舌,积极发挥其宣传组织功能,迅速提供了笔记的模板。1942年4月28日,《解放日报》发表刘敏的《记笔记的几种方式》一文,就写笔记进行了经验介绍和推广。文章指出记笔记有三种循序渐进的方式:一是“摘要式的”,即逐段逐节摘重要意思记下,然后再写一段读后感,其意义在于增加记忆力、理解力,又可随时复习;二是“提纲式的”,即将全篇或逐段写成提纲,其意义在于组织思想,帮助写作;三是“心得式的”,即用自己的见地对文件进行分析,再综合起来加以发挥和批判。4月29日,《解放日报》报道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学习委员会对学习笔记内容的规定:(1)本文的中心内容;(2)个人心得;(3)理论依据;(4)和实际工作的联系;(5)对本文的意见和批评;(6)提出问题;(7)讨论后的感想(《高等法院研究“四三”决定提出三项问题》,《解放日报》1942年4月29日)。经过《解放日报》等的积极引导,写笔记逐渐形成了内容较为固定的具有整体性、关联性特征的体系。这个体系由点及面,由表及里,由文件到实践再到思想,层层深入、递进,启发人们在多问为什么和怎么办中改造自己和推动工作。

  当然,问题的解决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不断纠正偏差甚至错误的过程。1942年5月21日,何其芳在《解放日报》发表的《研究文件的时候怎样作笔记》一文中指出:有的干部把文件抄一遍的做法,严格来讲并不是记笔记,只能算是一个字一个字读了一遍,好的方法是“心有所遇合的地方就做笔记”。7月3日,谢觉哉在《解放日报》发表的《论写笔记》一文中指出,笔记和作文是有区别的,作文要成章、前后连贯、系统地说明一个问题,其目的是给人看,要人看;笔记则是“随笔记录”,为着自己的需要。对于有些干部讲究形式,追求字数,大篇誊抄文件的问题,李富春在中央直属总学委会议上做的《怎样总结学风学习与开始党风学习》的报告中指出,“笔记应当少而精,主要经过自己深思熟虑以后的心得与反省,减少做笔记的时间,增加‘想’的时间”(李富春:《怎样总结学风学习与开始党风学习》,《解放日报》1942年8月11日)。陶铸在军委系统学风学习中对此也有深切体会,同意这一观点(陶铸:《在军委系统学风学习中,我所感到的几个问题》,《解放日报》1942年9月8日)。边区秘书处学委会也提出“会议简而深,笔记少而精”的口号。

    3、学习笔记的组织检查

  写笔记既然是党的纪律,是一种制度安排,就不能流于形式,就不仅仅是一种个人行为,而是需要有组织的检查和督促。在延安整风学习过程中,各单位基本形成“检查笔记为学习检查的中心”的理念,每次讨论会以前必须抽查笔记。

  首先,检查形式切合实际,灵活多样。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是在革命根据地局部执政的革命政党,大多党员干部在繁重压力下的工作与生活往往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状态,统一检查极为不便,故绥德专署规定每两个月学习委员会的正副主任用“拜年”方式,挨户检查一次。而纪律严格、干部相对集中的八路军留守兵团直属机关学校,学习委员会决定其可随时调阅任何同志的笔记。晋西北的整风经验中则特别提到,“外出人员定期记笔记、日记送回来,由分委批阅回信”。此外,一些单位为了相互交换学习经验与促进写笔记的任务,搞了笔记公开展览,如1942年6月24日,延安市一级学委会在公安局礼堂举行第一期笔记展览,参观者在笔记的空白处互相留字批评(《解放日报》1942年6月29日)。这些形式,既完成了斗争环境下的检查任务,又推进了学习的向前发展,本身就成为创造性的工作。

  其次,检查内容标准从高,要求从严。相对于笔记检查形式的灵活多样,内容上的规定则是刚性的,不打折扣。1942年6月5日,《解放日报》发表社论《延安一个月学习运动的总结》。社论提出笔记检查要做到如下几个方面:(1)指定负责人轮流修改;(2)上级人员要看改下级同志的笔记,不能全看时,也要轮流抽看,并且帮他批改;(3)相互借看笔记;(4)传观最好的笔记;(5)上级人员看了下级同志的笔记后,必要时找他来个别谈话。这五个方面,既是笔记检查的基本环节,也是笔记检查的主要做法,其中包含着促进提高的目的,分工负责的领导方法,以及比较的方式。6月,中共中央总学委就抽阅延安高级干部的学习笔记、抽阅各系统的笔记作了分工,其中中央党校系统由毛泽东、彭真负责(《彭真年谱》(1902—1997)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206页)。毛泽东等领导人亲自负责检查学习笔记,进一步推进了制度的安排与落实,也让广大党员干部深刻认识到制度的刚性和原则性。

  再次,笔记检查不讲面子、只讲纪律。在检查笔记的过程中,笔记检查者要记下写笔记的同志对问题了解的情形以及自己对笔记的批评和观感,是什么就是什么,应该怎样就怎样,不能标准多变,因人而异,以致丧失权威。陕甘宁边区政府在1943年4月15日至5月10日整风总结中就明确提出:就林伯渠、谢觉哉等主要负责同志的学习情况来看,“对部分文件作了笔记,也有少数人未写笔记”。不讲情面,实事求是,对边区主要负责同志尚且如此,对广大党员干部的要求可想而知。

所属类别: 党建信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0535-6222350 yanxuelian@newyanyu.com 山东省烟台市北马路179号 0535-6216912